欢迎访问:七色色,色久久桃花综合-色七七影院桃花亚洲AV-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好人没好报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好人没好报 97年!我和婷认识的那一年,那个时候婷是老虎的女朋友,当时我和老虎在武汉街道口合伙开了一家做IT的小公司,靠着几个我们的大学同学和一些家里的关系给的单子,生意还算可以吧!其实婷最早还是我先认识的,我和老虎经常去湖滨吃饭,在那里我们认识了婷。婷,武汉女孩子,1 米67的个子,生的白皙而苗条,最多只有100 斤的她10年来身材始终保持不变,可能因为在酒店工作的原因一头乌黑的秀发总是盘得整整齐齐的,那个时候婷只有18岁刚刚从学校毕业,和我们认识不久就开始和老虎约会,有时候我们三个人一起到街道口那家半露天的方老二去吃野鸭子火锅,然后找家酒吧玩上一晚。老虎很会讨女孩子喜欢,我每天忙着公司的业务,而老虎却经常带着婷去汉口那边逛街,没多久老虎就搬出我们合租的傅家坡的房子,去汉口租了一间条件很好的房子和婷一起住了!我每天坐着公交车跑武昌和汉口两家店,特别是从汉口欧亚达到武昌街道口这边走二桥的公交车都堪称头文字“D ”,一路破路却是一路狂飙,而老虎只是月末的时候才出面管管账目和发工资,我哪里是合伙人简直就是他们家的长工。快过年了,我实在不想跑汉口了,就打算把欧亚达的生意交给已经不在湖滨上班的婷去打理,反正那边有2 个伙计生意已经基本上手,送个货收个钱就这么点事。省的我每天死跑!婷和老虎一听我的主意马上就答应了,这样我在过年之前就很少见到老虎和婷,日子渐渐的又恢复了平淡。
  过年之前的某一天,老虎已经1 个星期没有露面了,反正他这几天要来发工资,我也没有找他,天上下起少见的大雪,起初是小雨后来雨水中夹杂着似冰似雪,不一会街角旁马路牙子下就出现了积雪,严格上讲不是雪是一种雨、雪、冰的混合物,反正铺天盖地的下了起来。下午临近下班,会计急急忙忙的找到我说账上没有钱了,不会呀!上周我刚收了12万的货款上帐,怎么就没有了呢!告诉会计赶快去银行查对账单,这边给老虎拨电话“您拨的电话已关机”,再打到欧亚达店里,伙计说婷昨天就没有来了,把电话打到老虎的公寓永远没有人接!K !
  都这个时候两个人还想着出去浪漫!5 点钟之前会计大姐一头大汗的跑回来,其实她的身上已经都被雪水打湿了,我之所以知道脸上的是汗而不是雪水,是因为会计大姐的脸上写着“天塌了”的夸张表情。原来,老虎昨天把公司账上的33万多都转走了,后天就要给大家发工资和过节费,明天之前还有至少5 万的货款也要结!这个时候划钱走而且也没有和我说一声,我肯定这里出了问题!打遍武汉各种可能找到老虎的地方都没有消息,电话打到老虎福建老家,那边是老虎的大哥接的,电话里面支支唔唔反正感觉上老虎可能回了福建但是我没有办法找到他!
  没有心思找老虎,先得把眼前稳定住,几个员工都没有走,一方面是雪太大了,一方面是可能已经从会计大姐处得知公司的危机。这个时候我不能让人心慌了,赶快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里大约还有4 万多,算算差不多应付的过去,走出办公室和会计大姐说“我已经找到老虎了,他急着去深圳进一批货所以把钱转走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大家的工资和奖金,明天下午发了好让家远的早点回去”说这话的时候我故意放大声音,前厅假装干活的几个小伙子和小姑娘肯定都听到了,我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大约一刻钟后公司里面就没有人了。我和值班的老爹交代好,赶快打了一个车赶到欧亚达。武汉很少下这么大的雪,路上打车变成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终于在我变成雪人之前我坐上了一辆肯带我过江的出租车,赶到欧亚达的时候店里已经只剩下准备锁门的一个伙计了,问了问婷这段时间的情况交代好他们明天下班去武昌那边拿工资因为指望婷或者老虎给他们发工资是不可能的了!
  出了欧亚达我向老虎的公寓走去,解放公园附近的一个安静的小区,他们的公寓前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不断的敲门,我相信婷一定知道真相,也许她能够告诉我为什么和怎么办!天已经完全黑了,我还在试图叫开那扇不可能打开的门,敲打一会就给老虎的手机打一次,我要节约电池,否则万一老虎的电话打进来我没有接到就惨了!坐在透风的楼道里,我瑟瑟发抖,心里盘算着明天和供货的老童商量一下,先付一半货款,留下一部分给员工把工资发了。这样差不多应该够了。这样即便老虎过完节不回来,我收上来的货款也应该差不了多少,老童给我的账期一项很好,毕竟在北京共事过出门在外谁还没有个照应啊!正想着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本地固定电话,接通!那边是婷的声音“我在江边,你要不要过来”?
  “江边?”
  “对,晴川饭店这边”
  “好吧,你手机为什么不开?老虎呢?”
  一连串的问题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发问的出口
  “你不要问了,来了再说吧”
  “好!你等着”
  我再次冲入风雪中,1 个多小时之后我终于赶到了汉阳的晴川饭店码头,婷一个人站在被厚厚积雪覆盖的码头边上,身上已是一层的雪。附近没有公共电话,看来她是走了很远才给我打的电话,我没有说什么,拉着她就要进晴川饭店,我们两个人这个时候都需要尽快恢复温暖,问话的时间还多着呢!
  但是婷死命的甩开我的手,对我说“老虎走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我说,“他拿走了所有的钱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婷说“他不会回来了,你知道吗?”
  我茫然的看着她,“为什么?”老虎是我大学多年的同学,我们可以说就是兄弟一样,这怎么可能呢!
  “老虎不会再回来了!他前几天用欧亚达店的名义调了一批货,货款一收到他直接就拿走了!昨天中午他飞去上海后,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我们的一切都结束了,他不会再回来了!”
  “骗人”我脑子一闪而过的唯一念头,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根本不能相信一切。
  我不由分说拉着婷进入温暖的饭店,大堂的人不肯让我们两个浑身是雪的人进入干净明亮的大厅,我们只能在门口稍微温暖一下,婷全身颤抖的告诉我,老虎好像最近有什么事情发生,老虎总是背着她和别人讲电话,行踪突然变得非常诡秘。那天拿货的时候婷还奇怪为什么不从武昌调货过来,从昨天到今天她想了一下午终于明白了,老虎把公司的钱卷了走人了,不光把我丢在这里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丢下了!婷很无助,因为肚子里面已经怀了两个多月的孩子,要不是想到孩子婷恐怕今天下午就自杀了!我听到这一切完全晕掉了,欧亚达多出来的钱还是小事,老虎要真是不回来,这后面的日子可怎么办?酒店进不去,我们只好等了一辆送客的出租车回到老虎和婷的家。家里一片狼藉,看来老虎走的时候相当匆忙,那个时候婷刚好去楼下给老虎买热干面,老虎匆匆忙忙的跑掉了!武汉的冬天之所以冷最主要的是屋子里面没有暖气,婷换下湿透的衣服套上棉睡衣就穿进被子里面,我坐在沙发上发呆。反复拨打着老虎的手机,直到我的手机彻底没电了!离开婷的家,之所以从现在开始叫婷的家因为从此老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坐上会武昌的公交车,车上人很少,车厢里呼啸着寒冷的风,我的身体几乎都要冻僵了。没有想到大学一个宿舍多年的老友竟然出卖了我,丢下一滩子烂事连一个说法都没有给我,当初来武汉的时候母亲就极力反对,因为我在北京有着一份非常好的工作,我把毕业以来所有的积蓄都投到武汉的公司上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脸想家里开口求援。
  夜晚,充电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以为是老虎的短信一把抓了过来,是婷!
  “老虎的事情一定有他的难处,不要太难过,一定会有办法的,欧亚达的事情我出一半钱,是老虎给买的项链,我只有这么多了”“这种事情不用你管”我回复后掉头睡去。
  早上,赶到公司和老童协商年前年后各付一半货款,不愧是老童真的很给面子。把大家的工资发掉之后卡里还剩4980块,赶到欧亚达婷已经在那里和来收账的人谈着了,对方怎么饿不肯用婷的金项链抵账,我能理解那个老板也不可能认可伙计收回来的首饰抵账。我上前说道“一共7800,我这里还有4500,剩下的3300,我用打印机抵账,HP6L+ 再加上一直原装的鼓,要就要,不要等十五以后再说,我是这里的老板”那伙计看了看没有看过封的打印机和硒鼓,出门给自己的老板打电话去了。我对听说“那项链挺好的,你还是收着吧,老虎对你不错!”婷扭过脸去没有说什么,那伙计这会进来拿过钱和机器丢下结款单走了。我和婷收拾好店里的东西,拉下卷帘门结束这里的生意。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我身上只有480 块,婷那里原本也还有几千块,但是今天付了3 个月的房租之后也就只剩下1300多了。婷问我“你回北京吗?”我默默的什么都没有说,婷说她不想回自己在黄陂的家,因为怀孕了怕家里人接受不了。我转头看看这个只有18岁的女孩,“你打算怎么办?”我说,“我想去福建找老虎,我一定要把大家的钱要回来。”婷说这话时眼睛望着远方。我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和婷分手后,我就像被放了血的猪,内心还在挣扎,肉体已经渐渐冷却。一路上别人都是兴高采烈的采办年货,而我仿佛一具行尸走肉一样失神的回到傅家坡的家里,路上看到长途汽车站周围都是大包小包的回家的人们,我开始有意思想念北京那温暖舒适的家了!伏在床上我没有哭,只是混混的睡去了。可能是前一天着凉了,或者几天巨大变化和冲击对身体和心境的打击,我当晚开始高烧。
  我挣扎的到楼下对面的药店买药,什么白加黑、重感灵一股脑的都吃下去,然后继续当头昏睡。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电话铃叫醒了,是婷!她说要去福建,叫我送她,我强忍着太阳穴的巨疼赶到婷的家,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两个小包看来婷很有把握找回老虎。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婷准备出发了却看见我倒在沙发上昏睡,过来一把发现我的身体滚烫,这时婷知道我在发烧!我已经完全没有意思了,只是知道婷在周围忙碌着什么,2 天以后我醒来,躺在婷的床上,婷端着一锅刚煮好的白米粥过来。看见我醒了,婷笑了!笑得是那么的甜!“我不去福建了,已经把票退掉了,你这样我也不放心走”婷说。我的嘴唇像是裂开了一样,嘴里干干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用有些模糊的眼睛看着仿若天使的婷,她穿着白色的睡袍,袖子因为做饭的原因挽起很高,长发在脑后用一个丝带束成马尾状,白皙的脸旁上显然因为熬夜有点黑眼圈,憔悴!对就是带有一点憔悴的美!
  米粥大概是最好的只重感冒的药,至少我那天喝得米粥是的。一碗粥下肚,我几乎是立刻神清气爽,两碗下肚我就下床自由活动了!顿时刚刚吃过米粥的肚子有开始咕噜咕噜的叫起来,确实啊!两天没有吃饭,而且今天是大年三十,我提议我们应该出去填饱肚子,可是婷却很犹豫扭扭捏捏的告诉我,我们没有钱了!
  不对呀,我们身上加起来少说还应该有几百块呀,原来我感冒买药加上昨天婷自己去做了人流一共我们剩下的钱只有不到五十块了,现在馆子里面早已人满为患,我们这几十块钱哪里够下馆子的。看着婷苍白的脸色,我明白憔悴美的缘由了!
  不行,不去馆子可以你刚刚做了手术怎么能不补补呢!这么冷的天气,你不用管了,我一个人出去保证办好。拿了20多块就出门了,楼下有家小铺子支着个棚子做些盒饭的生意,让他们烧了一个羊肉锅仔,再切了两根鸭颈,掏出20块递给老板娘说“老板娘,我昨天钱包掉了,就这么多钱了,送两盒米饭吧,过完年就还您?”老板娘爽快的打来两盒米饭表示白送。我点头写过老板娘,端着锅仔上楼回家。对!回家,回我和婷的家。
  两个人穿得厚厚的棉睡衣,坐在桌子前吃着我们的年夜饭,羊肉锅仔的肉并不多,我把大蒜拨到我的碗里让婷尽量多吃肉,又从冰箱里找出一瓶小二,那是我以前来家里蹭饭时留下的,可能是因为刚刚病好,一点酒下去我就醉了,躺在床上听着婷在外面收拾屋子,渐渐的双眼睁不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感到身旁多了一个暖暖的身体,婷钻到被窝里来好像是一丝不挂的样子,我伸手一摸果然!
  婷一言不发的搂着我,手伸进我的睡衣里摸索着。我一下子酒醒了,刚要张嘴,她柔软的舌伸进我的口中,第一次将婷的胴体抱在怀里,我有些激动鼻息明显加快。婷的手已经掌握了局势,我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坚挺了起来,婷俯下身去将尖锐含在口中,犹如婴儿般的吮吸起来,几天和病魔斗争过来的我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不其实我不是想反抗而是要抗争,想取得主动,但是一切只能听由摆布,我只是静静的躺着感受来自下身激烈的刺激,随着时间的推移婷的动作越来越快,最终我在她的唏嘘之下燃爆了!我只是在喉咙中低低的哼了几声,热液喷射了她一脸,婷起身去卫生间清洗,回来时带了一条热毛巾为我清洗下身,我们两个继续赤裸着相拥而眠。
  一夜春梦无数,早上被初一的鞭炮吵醒,婷早已起来了,坐在电脑前玩游戏,我下身本能的坚挺起来,走到婷的身后穿过她的睡衣握住婷挺翘的乳房,婷比上双眼头向后仰靠在我身上享受着爱抚,我向婷的秘密之处探去,那里是一只小巧的白色内裤,里面有一支护垫,我明白了婷手术后还有完全康复,看来今天是不行了!婷拉我到床上重复着昨晚的动作,坚挺的身体告诉她我很想要,但是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婷知道我不会主要说的,她退下内裤我看见稀疏的阴毛下还带着一点血丝的小洞,她引导我走了另一条路,一条那时的我第一次走的路,显然她很疼我也有些疼,两个人完全都不熟悉的动作和位置,但是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坚持做着,渐渐的她适应一些了,动作开始大起来,嘴里也伴随着低低的呻吟。我感到不再疼痛只是紧紧的被包裹的感觉,畅快异常!发射并不是结束,两个人的身体依然滚烫,相拥着去卫生间清洗,她仔细的替我洗去身体上的污垢,我细细的抚摸婷的每一寸身体,她简直就是我的女神,白皙的身体凹凸有致,颜色略带粉红的肌肤光滑如丝,圆滚的乳房和丰满的苹果告诉我青春本就是这样的,我很喜欢婷的腿,大腿结实小腿修长笔直,消瘦的身体却挺着傲人的双峰,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挺起的角度和上面的突起具有绝对诱惑,我忍不住含在嘴里吮吸起来。婷抱着我的头轻轻的哼了起来,我的手随着滑落的水珠摸到那神秘的地方和刚才被我征服过的地方一起抚摸起来,淋浴的水依然浇在我们身上,可是两个人却如同在炽热的沙漠一样饥渴。我将婷翻转过去,她双手扶着墙,我在她身后用坚挺的身体探索着她的洞穴,那里已经是一片汪洋了,黏黏的液体沾在我的身体上,我轻轻的送入只一点又退了出来,还是选择了刚才的地方。几次推进都不能成功,还是婷伸手握住引导到了位置,我用力的推送进去,婷发出啊的喊声,看来还是很疼,我有些犹豫但是婷将身体送了过来让我不再坚持,只是缓慢的抽送,水还在我们身体上流淌,已经不太热了,看了电热水器的水快要用完了。我抽出身体,抱起婷裹上浴巾回到房间。房间这时冷得像冰窖,我们两个钻进被子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我依然坚挺但是我并不想再次进到婷的那里了!我和她说,我愿意等到她恢复好,我要真真正正的得到婷。婷只是低下头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身体,渐渐的两个人睡去了……
  北京一夜
  那年的冬夜之后,我和婷成了一对情侣,在武汉艰难着维持着生意,自从资金被老虎抽走以后,我们不能及时的和供货商结账,虽然客户依然照顾生意,但是拿到货的价格已经没有过去好了,一直到一个北京过去认识女孩代表中关村某家打印机代理商过来肯接手我的生意,我才算脱身!在炎热的夏天我回到了北京,婷也和我一起来到了北京。刚回北京的日子,我很开心,不再为过去的生意犯愁,虽然损失了几乎所有的积蓄,但是得到了婷,我甚至开始准备和婷的婚事。我家里也见过婷,虽然只有19岁,但是显示出的老诚和细心很讨我母亲的欢心,母亲通过关系给她在国关给她找了一个旁听生的身份,我则到一个机关去上班,虽说和婷不住在一起,但是单位和国关离的很近,几乎每天都能见面。在国关这种小学校婷算是很出众的女孩,好几次去国关找她都看到有男孩子在缠着婷,不过对于婷我倒是非常放心的,因为共过患难的感情哪有那么容易被遗忘。
  一次我开着单位的车带婷去密云一处单位招待所过周末,婷依然温存依旧,两个人几乎没有去外面玩,这个周末都躲在房间里面做爱,在朝着湖面的房间看着外面的湖光山色,身前的美女以肉身相博,我故意不带TT,就是想让她怀孕而停课,婷大概知道我的想法,从来都不拒绝我,也从来不要求我带TT,只是在危险期只允许我走另外的路。我也实在不能拒绝那里的诱惑,女朋友愿意做那里的并不多见,何况这时候和婷走歪路的时候已经远不是第一次的样子,她非常娴熟和老练,而且两个人都可以非常享受。一整天都在房间里看着我笔记本上的A 片,模仿着上面的动作做爱,两个人到天色暗淡下来的时候已经都是筋疲力尽了,婷和我趴在床上看着窗外漫天的星斗,婷小声的说希望我过几天和她回家看看她的父母,因为她父亲病了,而且对于她来北京的事情家里知道,但毕竟还没有见过我。我痛快的答应了,当然我已经准备在婷毕业后和她结婚,去看看未来的丈人是应该的。
  一周之后,我带着婷和我母亲准备的一大堆礼物回到了武汉,婷的父亲在汉口的一家医院住院,一家大小也都到武汉来了,见过婷的父母领着一家老小到三阳路的湖锦吃饭,看到附近的欧亚达我和婷都明白这里就是我们开始的地方,席间婷的母亲塞给婷一封信,我以为是婷的父亲有什么特别的话给婷一点也没有在意,回到酒店婷一个人躲到卫生间里面很久很久,我在外面看电视觉得怪怪的,婷出来的时候好像哭过。我问怎么回事,婷没有说。晚上,在床上婷不断的要求我和她做爱,具体做了多少次我既不清楚了,只是记得最后我已经不能射击了,只是依然被她搞得坚挺,下身有些疼痛,我没有抱怨,过去婷也偶尔有过类似的疯狂,上个星期我们还在北京郊外大战一天。只是奇怪的是本来是危险期的婷今天从来不让我走歪路,每次都在正路里面而且坚持要所有都留在里面。我一向对此都是顺从的,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从开始到最后都是主动大于我。第二天早上,我们该去机场了,婷却坚持自己哟留下来几天,说是要照顾父亲几天在回北京,我没有想很多就答应了!
  之后的几个星期,婷没有回到北京,只是偶尔发来短信说一切都好。我一再催促之后婷终于回到了北京,而且还带来了一个人——老虎!原来婷和老虎和好了,我在机场看到老虎的时候真想马上上去揍他一顿,但是看到婷哀求的目光,我放弃了!当晚,我把老虎安排在西苑饭店,婷坚持自己回国关,我和老虎在酒店说起来冬天的事情,原来老虎的家里开得工厂发生了爆炸,死了几个工人,一共算下来要100 万公安局才肯放了老虎的父亲,老虎当时没有时间和我们商量也知道商量是不可能拿走全部的钱的,这个时候的老虎已经把家里的厂子接过来了,准备苦干几年把欠我的钱还清,我苦笑着说不用还了,就当我资助你了,那婷知道了吗?!我自己好傻呀!明明是婷把老虎带来找我的,我应该明白一切了!老虎说谢谢我照顾了婷这么长时间,他打算把婷带到福建去,婷已经答应了!我本想告诉老虎,我准备和婷结婚的,但是老虎说婷告诉他我一直想照顾妹妹的一样的照顾她,我无言以对!我想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其实都清楚,现在能做决定的只有婷了!老虎第二天就回福建,我答应第二天送老虎去机场。婷并没有出现在酒店,只有我和老虎上了机场,送走老虎赶快给婷打电话,不接!过了一会短信过来“我决定和老虎一起走,现在已经过了安检”“为什么?难道我不如一个负心汉?”“我不知道!只是觉得我更适合老虎,替我谢谢你妈妈”我把手机关掉了!车子停在机场高速上,我仰面看着天上闪烁的星星和远去的飞机,两眼模糊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性感羞涩女秘书的初夜 下一篇:风流女老板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