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七色色,色久久桃花综合-色七七影院桃花亚洲AV-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之内力

淫之内力

初到盟主府后,楚平原想好好表现一番,以博得冷月的好感。

  可惜冷月却不喜被人打搅,她入住到沐依的房间后,便整日在房内运功调息恢复内伤,连带着沐依也难再见上一面。

  翌日,楚平在密室研究起那颗黑色的珠子,他尝试将内力输入到魔珠之中。

  起初毫无任何反应,大约半刻钟后,楚平突然感到自己的内力在不受控制的缓缓流失,而魔珠上的真元波动却在逐渐增强。

  『这颗魔珠竟是在吸取我的内力,难道煞罗当真未死?』想至此处,楚平心中一阵发凉,正欲收回内力之时,魔珠忽然自他手心消失。

  「小子,莫慌,让本座待在你的体内休养一阵子,你将得到莫大的好处。」自楚平的体内忽然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是……煞罗?你没死?」这魔头此刻竟然在他体内,楚平顿觉一阵惊恐。

  「自然是本座,不过你小子也无需害怕,如今本座极为虚弱,伤害不了你。」「你不是自爆元神了吗?」楚平追问道。

  楚平逐渐冷静下来后,不似先前那般恐慌,他相信煞罗所言非虚,虽不知煞罗使用何种手段活了下来,但必然也遭受了重创,如若不然,以煞罗的手段直接强行吸取他的内力即可,又何需多费唇舌。

  「本座乃是半只脚跨入天魔之境的存在,又岂会如此轻易死去。只是本座元神遭此重创,急需吸取内力调养,否则便会陷入数十年的沉睡。」「可我为何要助你?我大可将你从体内逼出,待你陷入沉睡后,便再也威胁不到我,而以我如今的实力,足以称霸天下,又何需再贪图你的好处?」楚平不屑道。

  「呵呵……小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难道你要固步自封,只满足于现状?

  且不论在凡间之上,尚有超凡入圣者,拥有弹指间便可毁天灭地之能的仙魔。此刻在你府中,便有一位已趋于天人之境的存在……」煞罗的此番言论已然远超楚平的认知,令他感到无比震惊,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人竟然可以修炼成仙?』

  「你是说……寒月宫宫主,冷前辈?」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在本座面前,她也就是个小娃娃……不过她的修为确实不俗,已达到人类的极限,若再有精进便将突破至天人之境……可惜本座肉身尽毁,元神又遭重创,如今苟延残喘,怕是没有机会复仇了。」说至后段,煞罗的情绪逐渐低落。

  「如此说来,我更加不能帮你了,冷宫主于我有救命之恩,若非她出手相救,我楚平已被你吸干真元而亡。」楚平愤恨道。

  「嘿嘿……本座可将天魔大法传授于你,你有六阳体为根基,若再得本座的指点,实力必会突飞猛进。若将此功法修炼到极致,修得元神之力,还有望突破凡躯达到通天彻地的天魔之境……」

  楚平听后并未应答,而是陷入了沉思。

  煞罗见楚平仍有犹豫,再次诱惑道:「小子,你可想品尝一番寒月宫宫主的丰姿仙韵?那可是凡间难寻的极品尤物啊……嘿嘿,你若是想,本座可助你实现。」楚平听后眼睛一亮,只觉血脉偾张,心跳加速,激动道:「此话当真?」当得知煞罗要传授他天魔大法之时,楚平便已心动,那可是能修炼至天魔之境的功法,只是心中仍有些顾虑,生怕煞罗居心叵测,坑害于他。

  而此刻煞罗再拿冷月出来诱惑他时,令他顿时下定了决心,想起寒月宫宫主那圣洁不可侵犯的仙姿玉容,楚平心中的欲念被瞬间点燃,欲望之火熊熊燃起,他再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自然不假,只是此事不可操之过急,而且还需取得一样东西……」楚平听完煞罗的计划后,嘴角露出一丝淫邪的笑意,仿佛那通天彻地的天魔之境与高不可攀的圣洁仙子,就近在咫尺。

  ……

  两日后,冷月的内伤已基本痊愈,寒月诀作为寒月宫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对恢复伤势亦有奇效,使得楚平送来的那些疗伤妙药,均未派上用场。

  「师父,您现在就要回寒月宫了吗?可否再小住几日,徒儿舍不得与您分别。」沐依挽着冷月的纤臂,依依不舍道。

  沐依自下山后,已许久未见冷月,此番又遭逢生死大劫,幸得冷月及时现身解救,心境大起大落之际,对这位神通广大的师父敬意与依赖愈发深厚,这两日更是形影不离的陪伴在冷月的身边。

  「你若真舍不得为师,不如与为师一同返回寒月宫,可好?」冷月轻笑道。

  「师父……您又再取笑徒儿了。」沐依臻首低垂,依靠在冷月的肩侧,俏脸渐渐羞红,不知该如何应答。

  冷月轻叹一声,道:「果真是徒儿大了不中留。」随即又道:「眼下魔头既灭,你那十年的复仇执念也该了却,往后应当有自己的人生,无需再回到那孤冷寂静的寒月宫,至于情情爱爱之事为师便不再多言,只盼雪儿能有个幸福美满的好归宿,为师心中也就无虑了。」冷月满含关怀地看着依偎在肩旁的沐依,主动出言化解了沐依的窘境。

  「师父,今后无论徒儿身在何处,都会经常回寒月宫看望您的。」沐依感受到冷月的殷切关怀,情难自抑地泛起泪光。

  冷月自怀中取出一条白色手绢,轻轻擦掉沐依眼角的泪痕。

  沐依则紧紧依偎在冷月的身旁,久久不愿松开,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觉得只要一松开,此后便再难相见……

  许久之后,天色渐晚,冷月终是离开了盟主府,独自返回寒月宫。

  关于韩萧之事,沐依总是支支吾吾不愿多说,既然她已做出了抉择,冷月也就不再多言。

  此番与魔头煞罗交战后,令冷月许久未再精进的修为,有了即将突破的迹象,此刻已是趋于大圆满之境。一旦突破成功,便如同百年前的寒月宫第一任宫主,达到天人之境,飞升九天之外……

  傍晚时分,待冷月刚离开不久,楚平便来到沐依的房间。

  「雪儿,令师尊可是回寒月宫了?」楚平问道。

  「恩,师父她于半个时辰前,便已返回寒月宫。」沐依淡淡回道,情绪似有些低落,仍未从离别的忧伤中缓过来。

  「雪儿,冷前辈不告而别,可是因为楚平有招待不周之处?」楚平又道。

  「师父她常年深居寒月宫,凡尘礼节少有顾及,还望陆公子切莫介怀。」沐雪急忙解释道。

  「雪儿莫要误会,冷前辈于我有救命之恩,楚平岂会介意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令师难得来盟主府小住,而我却未能有机会报答,实在深感遗憾。」「那日身陷魔门绝境,说起来皆是因我而起,是沐依报仇心切,才连累了陆公子,沐依亦是深感愧疚,无以为报……」沐依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轻,双颊微微泛起红晕。

  「这个简单,雪儿何不以身相许?」楚平面带笑意的说道。

  听闻楚平此言,沐依顿觉双颊发烫,臻首微微低垂,躲开楚平那含有戏谑的眼神,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在下隐约记得,某人曾说过,要与谁永结白首,当时是怎么说来着……嗯,看来我得好好想想了,以免某人反悔。」楚平脸上玩味的笑意更甚,紧紧盯着眼前的佳人。

  「陆公子……你,都听到了?」沐依轻声问道。

  沐依记得当时自己身受重伤,又被煞罗吸取内力,身体极为虚弱,故而说话的声音较轻,而楚平也并未回应她,她一度以为是楚平没有听见,现在看来,他不但听见了,而且还记住了。

  「在下自然是听到了,只是不知道雪儿可还记得?」说话的同时,楚平上前两步靠近沐依,一只手握住修长的纤臂,另一只手绕至身后,搂在柔若无骨的腰间。随后臂间微微使劲,将佳人那软绵绵的身体,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前。

  沐依被楚平突然的举动,吓得花容失色,双手抵在楚平的胸口,欲要挣脱这个措不及防的搂抱,然而楚平的气力远大于她,若她不使用内力必然无法推开。

  「陆公子,你……别这样。」沐依的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雪儿,你说过,愿意嫁给我的,可不许抵赖。」楚平正色道。

  「陆公子……可是,不是现在……我们还未成亲呢。」沐依感受到楚平的呼吸愈发急促,搂抱她的力道也在逐渐加大,她灵机一动,便想要先稳住他。

  「成亲乃是人生大事,自然是要办的……只是雪儿,你实在太美了,我爱你心切,着实忍不住了,你就从了我吧。」楚平显然已是蓄谋已久,箭在弦上哪还止的住。

  话音刚落,还未待沐依回应,楚平便霸道的吻了上去,四片柔唇当即紧紧贴合在一起。

  楚平迫不及待地吸吮着、啃噬着那红润的樱唇,发出一阵阵「啧啵啧啵」的声音,那条大舌头随即找准了时机,果断伸出,穿过皓白的贝齿,探进佳人的檀口中翻转舔砥,追寻着那条鲜嫩多汁的丁香小舌,似要将她一口吞没……「嗯……」

  沐依闷哼了一声,一股窒息感涌上心头,又一次在措不及防下被楚平霸占了双唇,她深感郁闷,为何楚平总是喜欢突袭,不给她一点心理准备的时间。

  在楚平霸道而富有技巧的的长吻下,沐依只觉浑身绵软无力,情欲显然已被楚平挑拨了起来,更加无力抵抗楚平的侵犯,任由楚平紧紧搂抱住娇躯,被对方肆意品尝着香津玉液。

  沐依心中一片迷乱:「为何会这样……只是被陆公子亲吻,便会如此感觉,令人沉迷其中……』

  就在沐依仍沉浸于楚平的拥吻时,那只原本握在纤臂的大手,不知何时,已悄悄的自衣襟内沿,探至胸口的软峰。

  佳人胸前的外衫此刻凌乱地敞开,男人那健硕而有力的大手,隔着纤薄的里衣握住饱满的胸脯,掌心紧密贴合在浑圆挺翘的玉女峰上,五指间一张一合,缓慢而轻柔地抓捏起来,那异常柔软的乳峰不断在手中变换成各种形状。

  五指抓捏的力道时重时轻,抓捏的速度忽快忽慢,同时掌心按压于乳峰上,如同和面团似的搓揉起来,隔着纤薄的布料,甚至能感受到峰顶之上那颗微微凸起的花蕾。

  片刻后,沐依忽觉有一股热气,自胸前的乳峰上迅速扩散开,顺着脉络流遍了全身,使得浑身上下皆是酥酥麻麻,心头更是犹如小鹿乱撞,呼吸渐渐急促。

  原本优雅从容的乳峰,此刻却随着呼吸的频率,慌乱地颤动着,又好似在迎合那只大手抓捏搓揉的节奏……

  热吻仍在继续,而搂在素腰之后的那只大手,不知何时已将紧束于腰间的丝带松开。

  楚平心中的欲火在不断燃烧,手上的力道不似先前那般温柔,那两只手自腰间徐徐而上,抚摸至沐依的肩部,随后抓住雪颈领口的边沿往后一掀,再往下一扯,两件纤薄的内外轻衫,便缓缓滑落向地面。

  一双白皙如玉的纤臂顿时裸露在外,一览无遗。

  此刻沐依的上身,只余一件花边小肚兜,作为最后的防线,遮盖住那两座饱满挺拔的玉女峰。

  香肩、雪颈、玉臂尽皆显露在视线之中,肤如凝脂、细腻光滑,雪肤之上泛起诱人的光泽,不断刺激着楚平的眼球。

  楚平迫不及待的抱起沐依,朝着床榻那边快步走去,与此同时,还腾出一只手来,褪下沐依的长裙长裤。

  沐依刚被放置于床榻上,楚平就扑腾了上来,他上下其手,一边亲吻着雪颈与脸颊,一边伸手去拉扯白色的小亵裤。

  「不要……别脱……就这样亲吻,也挺好的……」沐依的一双玉手猛然抓住楚平的手腕。

  女子特有的矜持令沐依清醒了几分,她还是希望待洞房花烛之夜,再把自己完完全全的献给眼前的男子。

  而且,上次的经历依然记忆犹新,令她心生惧怕。那日她被楚平侵犯后,下体阵阵肿痛,次日早上竟是难以下床走动,一直到数日之后才渐渐好转。

  如今回想起来,心中仍是羞耻难当,虽然在记忆中,那一次除了疼痛外,还有些许令她难以启齿的异样感受,其中似乎也有快乐,也有愉悦,也有满足……但沐依终究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贪恋淫欲的女子。

  听闻沐依此言,楚平差点郁闷到吐血,他此刻早已欲火焚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能只满足于亲吻。

  「雪儿,你看。」楚平思索片刻后,用眼神示意沐依往下看。

  当沐依顺着楚平的示意往下看时,立刻发出一声惊呼:「啊!陆公子你……」

  不知何时,楚平已将他胯下的巨龙掏了出来,此刻正怒挺在沐依的亵裤上,尺寸竟比先前又粗壮了几分,吓的沐依花容失色,心惊不已。

  而龙头上早已遍布了粘稠的透明液体,也不知是沐依的还是楚平的,竟是将亵裤打湿了一大片,使得白色亵裤变的愈发透明,布料下方淫靡而诱人的景色,已然若隐若现。

  沐依见状,又惊又羞,她下意识的并拢双腿,而后微微侧转身子,试图避开楚平的视线。

  对于沐依这番娇羞的小动作,楚平却未作理会,而是满面愁容的说道:「雪儿,你可知男人的欲念一旦升起,若不发泄出来,可是会大伤身体的。」「啊?这……」沐依对男女之事本就知之甚少,听闻楚平此言,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要不然,雪儿你用手帮我吧?」见沐依为难而不知所措的样子,楚平随即又道。

  「这……还能用手?……我该怎么做?」沐依茫然的看着楚平。

  「来,把手伸过来,握住它,然后这样上下套弄。」楚平将巨龙靠近沐依的上身,随后自己用手示范了一遍。

  在楚平的诱导下,沐依缓缓伸出修长的玉手,正要去握住楚平的阳具之时,忽然又顿住了。

  沐依在细想之下,觉得楚平方才演示的动作实在太过羞耻,他竟然让自己用手去握住他的下体,给他发泄欲火,那自己的手岂非等同于女子的下体?……可是如果不用手,难道要用自己的私处去给那根大家伙泄欲吗,沐依心中犹豫不决,一时难以抉择。

  「陆公子,为何你不能自行泄欲?」沐依忽然想到,既然可以用手解决,为何楚平不自己动手呢?

  「呃……」楚平也未料到沐依会想到这一点,一时之间竟被问的哑口无言。

  随即他转念一想,道:「雪儿,这个欲念与男女阴阳相关,只有心中所爱的女子才能化解掉男人的欲火……」

  见沐依仍在犹豫,楚平又催促道:「雪儿快快握住它,你看它都红肿了,再等片刻,我可真要元气大伤了。」楚平说完后,同时胯下一挺,将肉棒送至沐依的掌心。

  在楚平催促之后,沐依终是做出了抉择,她轻轻握住这根粗壮的肉棒,缓缓的套弄起来,手心中的大家伙足有孩童手臂般粗壮,沐依的玉手竟是难以握全,心惊之余,不禁暗暗担忧起洞房花烛之夜,自己能否承受的住……沐依的玉手光滑细腻,柔若无骨,还带带一丝清凉,令楚平舒爽不已。

  眼见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纯仙子,竟用纤纤玉手紧握他的肉棒,主动套弄服侍,帮助自己发泄欲火,楚平顿感异常刺激,龟头前端的马眼处,不禁溢出透明的液体,而后缓缓流淌至沐依的玉手上。

  沐依忽然发觉手心与手指间,变的湿哒哒、黏糊糊的,在套弄肉棒的时候还会发出「啵啧啵啧」的声音。沐依虽对男女性爱之事知之甚少,但也并非全然不知,此刻已是深感羞赧,不知不觉间便放缓了套弄肉棒的速度。

  「雪儿快,再快一些,别慢下来。」楚平正舒爽的时候,却发觉沐依放缓了速度,他当即又催促起来。

  感受到男人阳具中飘散出来的气息后,沐依只觉脸颊阵阵发烫,浑身渐渐生出燥热之感,心神竟出现了迷离恍惚。

  沐依自是不知,这是由于楚平六阳之体的缘故,对于女子而言,六阳体拥有难以抵抗的魅力,极阳真气极易催发女子的情欲。

  而且在这些日子里,楚平时常会送些糕点过来,沐依亦觉得好吃,每次都会品尝几口,这些糕点中含有滋养身体的不明药物,不仅使沐依变得更加丰韵动人,还会令身体变得愈发敏感……

  沐依运功稳住心神,强压住欲念后,加快了手上套弄的速度,她希望可以快些帮楚平发泄出来,早点结束这一荒唐羞赧的举动,不然再拖延下去,恐怕连自己也要萌发淫欲了。

  见沐依终于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啵啧啵啧」的声音愈发响亮,楚平暗爽不已,他自己也忍不住挺起胯部,主动朝着沐依的手心冲刺而去,肉棒一下又一下在沐依那柔软滑腻的手心,进进出出的抽插起来……「雪儿快,再快些……呃!!……」

  在一番快速冲刺后,楚平浑身一阵哆嗦,随即数道阳精自马眼内喷射而出。

  「啊!陆公子,这是……」

  沐依一声惊叫,只见在她的胸口肚兜上与雪颈处,洒落着斑斑点点的乳白色粘稠物,这着实吓到了沐依,亦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看到男人的阳精,只觉得这些粘稠物微微有些发烫,还散发着男子的阳气,令沐依脸红心跳。

  「雪儿对不起,方才太过兴奋,一时失控就……」就在楚平连声致歉之时,忽然看到床头有一条白色的手绢,他伸手抓起手绢,顿觉一阵芳香扑鼻而来,暗道:真好闻,想必九天仙子的仙气亦不过如此了吧……

  只是这气息与沐依身上的芳香却有些不同,难道这手绢不是沐依的?楚平一时不解,可眼下却顾不上这个了。

  「雪儿,我给你擦一下吧。」

  话音刚落,楚平便拿起白色手绢,轻轻擦拭着沐依的雪颈与胸口。

  当手绢一直擦拭到乳峰上时,沐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面带尴尬的制止道:

  「陆公子,这是……师父的手绢。」

  「啊?这是令师尊的手绢?雪儿我……」

  楚平话刚说到一半,突然顿住,随后低头一看,只见胯下的肉棒再次怒挺起来,又粗又长,煞是吓人。

  当楚平得知这条握在手心,此刻已遍布着阳精的白色手绢,竟是寒月宫宫主的贴身之物时,楚平顿时感到莫名的兴奋。

  「雪儿,我……还想要。」

  楚平本就没打算如此轻易的放过沐依,一切皆在他的计划之内,只是没想到会半路跑出一条冷月的手绢,令他愈加的兴奋。

  「陆公子,我有些累了。」

  沐依面带为难之色,心中却也有些许期待,方才帮楚平泄欲之时,自己受其影响而导致春情萌动,此刻心中亦有一团欲火在燃烧。

  「嘿嘿,这次轮到我来照顾雪儿了。」楚平体贴道。

  说罢,便俯身亲吻上沐依的脸颊与耳垂。

  沐依见状,臻首微微侧转,欲要躲开男人的亲吻,同时双手撑在楚平的胸口,想将其推开,或许是未尽全力,亦或许是楚平过于沉重,始终未能推开分毫。

  此刻的楚平却全然不顾沐依的反应,在脸颊与耳垂间亲吻许久后,又徐徐往下,一路吻过小巧圆润的下巴、天鹅般的修长雪颈、精致性感的锁骨,一直亲吻至高高鼓起,如山峰般的胸脯……

  自楚平口鼻之间呼出的热气,以及那柔柔的浅吻、轻轻的吸吮,无不刺激着沐依的神经,令她神思涣散,情难自抑的微闭上双眼,陷入到迷离之中。

  在一路亲吻的同时,楚平早已悄悄挑了花边小肚兜的吊带,那片原本用于遮挡玉女峰的小布料,此刻被无情地抛洒在床下的地面。

  两座高高鼓起的雪白乳峰,此刻显露在外,一览无遗。

  楚平伸出舌头,在其中一座玉女峰上轻轻滑过,留下一道浅浅的水迹,引得沐依轻哼了一声。

  随后舌尖来到乳峰顶端,在那朵含羞待放的粉嫩花蕾上,轻柔地一舔一压,舌尖情不自禁的在乳晕与花蕾上舔砥起来,时而翻转、时而拍打,速度忽快忽慢,力道忽重忽轻,只觉乳头上的触感柔柔的、软软的,令他流连忘返,情不自禁的想要一口吞没……

  一想至此,楚平便以口就乳,对着乳晕轻轻一吻,随后双唇含住娇嫩的花蕾吸吮了起来,乳头滑入到嘴中后,立刻被牙齿轻轻咬住,同时又遭舌尖连番挑逗。

  而后自口中缓缓吐出,再又重新吸入……

  「嗯……」

  娇嫩的乳头,被如此不断反复地吸吮、轻咬、挑逗,惹的沐依娇躯轻颤,轻哼了几声。

  而另一座乳峰则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五指深陷于乳肉之中,绵软而饱满的雪球被抓捏成各种形状,其中一根手指已伸至峰顶,在娇嫩欲滴的乳头上不断地挑逗着,忽而拨弄转圈、忽而向下按压再待她回弹……似乎觉得不够过瘾,片刻后,又伸上来一根拇指,双指捏住乳头后,时而搓捻,时而拉拽。可怜的小乳头,尽管饱受欺辱与亵玩,却依然倔强的坚挺在乳峰上,不禁令人心生怜惜。

  两座玉女峰在楚平连番的挑逗下,沐依心中的情欲不断高涨,已然双颊遍布绯红,呼吸渐渐急促,原本就高耸的双乳,此刻随着呼吸的节奏,不住地上下起伏,诱人至极。

  楚平见沐依这幅姿态,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心知时机已然成熟,可以更深入地品尝一番仙子的美妙了。

  沉浸在情欲之中的沐依,并未发现浑身仅存的亵裤,已被楚平地悄悄褪下。

  楚平早已欲火难耐,他不再做多余的动作,抬起修长的双腿,径直将胯下的巨龙,抵在佳人的肉缝上。

  沐依的蜜穴依旧是那么的窄小,而楚平的肉棒却又粗壮了几分,好在被楚平连番挑逗后,沐依情欲萌动,小穴已被爱液湿润了许多。

  如婴拳般大小的龟头,抵在肉缝处,令粉嫩的肉瓣微微撑开,斑斑点点的乳白色爱液,缀满花瓣,红白相衬间,泛着晶莹闪亮的光泽,极为娇媚动人。

  楚平胯下一挺,龟头没入肉缝之中,可怜的小嫩穴被撑大了数圈。

  「嗯!……不要!」沐依被下体的疼痛感惊醒。

  楚平却全然不顾沐依的疼痛,他丝毫不给沐依反抗的机会,胯部再次发力,猛然一挺,势如破竹,全根没入。

  「啊!!疼疼!陆公子,不要啊!」巨大的疼痛感,令沐依的眼睛湿润了,她紧咬着嘴唇,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沐依摇晃着脑袋,在心中无声地呐喊,『不行,实在太粗了,会撕裂的……‘

  「雪儿,一会儿就不疼了,你再忍忍。」

  楚平依然不顾沐依的请求,下体缓慢地抽插起来。

  粗壮的肉棒每一次进出小穴,都会折磨着沐依的身心,沐依的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似乎这样便能缓减下体的疼痛。

  在持续抽插数十次后,下体的疼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愉悦与舒适的快感……

  楚平见沐依已然适应他的大肉棒,于是俯下身子压在佳人身上,一边持续挺动胯部,一边亲吻起白皙修长的雪颈。

  沐依胸前那两座挺拔浑圆的乳球,被楚平宽阔的胸膛紧紧压住,乳球的绵软与惊人的弹性令楚平惊喜万分,他似乎有意挺起胸膛向下施压,去碾磨、刮蹭这对傲人的肉球。

  一刻钟后,胯部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粗壮的肉棒在紧致的蜜穴中,马不停歇的进进出出,「啵啧啵啧」的水声不绝于耳,每一次都能带出大量爱液,使得蜜穴与肉棒之间愈加滑润,疼痛感已然完全消失……快乐、满足的愉悦感侵袭着沐依的神智,下体传来阵阵酥麻酸痒的快感,令沐依的大脑无法再正常思考,只能感受这种感觉,承受这种感觉,接受这种感觉……

  沐依此刻双颊绯红,媚眼如丝,白嫩的肌肤上泛起一片瑰丽的色泽。

  理智已逐渐被情欲所吞噬,所有的矜持亦被蜜穴中的肉棒,摧拉枯朽地冲垮,压抑已久的欲念终于爆发,臀肉间碰撞的快感,如同雷击般的震荡直达心弦。

  敏感的身体再也不听使唤,随着楚平抽插的幅度,扭动起来……片刻后,泄身的快感袭来,沐依发出一声娇吟:「哦!!唔……」然而楚平却仍未停止,反而挺插的力道愈发猛烈,『啪啪啪啪啪……』。

  「哦!……嗯嗯,嗯嗯……唔……」

  愉悦的呻吟声,再次不受控制的流泻而出,听到自己淫荡的叫声,沐依恢复了一丝理智,她顿觉羞耻,赶紧抿紧双唇,同时以手捂嘴。

  「呜呜……呜呜……」

  尽管沐依竭力克制,不愿唤出声来,却依旧止不住地哼出低沉的呻吟。

  「呃……呃……」许久之后,楚平终于发出满足的低吼声,大量的阳精激洒在花心之中,灼热的精液同样烫到了沐依的心房。

  刚刚射精后的楚平,并没打算就此结束。

  他一把抱起沐依坐到床沿,双手搂在沐依光滑的后背,胯下的肉棒却始终插在蜜穴之中。

  此刻的沐依浑身软绵无力,只能任由楚平摆弄,被迫坐在楚平的腿上,她双腿岔开,盘在楚平的腰间,一双芊芊玉手则搂在楚平的肩上。

  楚平腰部再次发力,这次是上下挺插,每一次都会将沐依高高的抬起,几乎将佳人的娇躯抛至空中,而后再重重的落下,沉重而响亮的臀肉撞击声,回荡在房间中。

  沐依那修长的双腿,此刻紧紧夹住楚平的腰间,纤细的柳腰不住地扭摆,臀股忽抬忽沉,两团雪乳起伏晃荡,蜜穴之中爱液泉涌。

  在楚平猛烈的肏弄下,沐依俏脸高仰,面色潮红,星眸半闭,红润性感的樱唇忽张忽合,抑制不住地发出快乐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荡心弦的极致快感持续不断、延绵不绝……

  沐依不禁在心中呐喊:「嗯……不行了……那里会坏掉的,他怎么可以这样……感觉要飞了……可是,真的好舒服……每一次都这么深……好想一直都这样……完全停不下来……太美妙了……他怎么这么厉害……啊!!……』沐依再一次泄身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晚明风云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